当前位置: 首页> 土地流转

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协调发展

发布时间:2019-12-27

资料图片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必须以改善需求结构、优化产业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推进城镇化为重点,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新型城镇化和区域协调发展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以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协调发展是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必由之路。当前,我们正处于改革攻坚阶段,有必要坚持解放思想、求真Ξ务实,更好地抓住推进新型城镇化和统筹城乡发б展机遇,积极探索和引领区域协调发展。

  新型城镇化的战略意义

  新型城镇化,是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坚持以人◁为本和生态文⿲明的Й理念与原则,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四化同步”,全面提∞升城◣镇化质量和水平,城乡一体,区域协调发展,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有中国特色的新型城镇化。中国的城镇化被认为是21世纪出现的影响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两¤件大事之一。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明显增加了有关城镇化的内容,显著提升了城镇化的地位和作用,明确了新型城镇化的概念和发展方略。从“城市化”、“城镇化”α到“有中国特☏色的新型城镇化”,折射了中国城镇化发展理论和实践的不断变化和深入。

  新型城镇化是我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道路和制度与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这样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推进城镇化,在人类历史上尚无先例可循,因此,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必须要结合中国的国情、特殊性与阶段性特点。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新型城镇化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载体和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点。城镇化是我国经济和产业结构转型的有力抓手,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持久的内生⊙动力。人口市民化后的消费需求,以及庞大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住房建设等需求能产生巨大的需求累积效应,既能应对外需下降,又能释放城镇市民化的消费潜力,助推中国经济成长向内需拉动转型。在世界城市化浪潮和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城镇化已成为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必由之路。城镇化作为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承载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

  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协调发展的新内涵

  区域协调发展,事ↁ关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局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实现。党的十八大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提升城镇发展质量和水平,更多依靠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和城乡区域发展协调互动来不断增强长期发展后劲。针对发展战略新内涵,需要深入研究解决如下问∷题。

  一是城镇化与区域发展格局相匹配的≌问题。我国东、л中、西部地区城镇化发展很不平衡,呈明显的东高西低特征,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三个相对成熟的城市群都分布在东部地区,而中、西部地区城市发育明显不足,这导致了人口长距离大规模流动、资源大跨度调运,极大增加了经济↔社会运行和发展的成本。这种格局不利于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也不利于保障国家安全。

  二是城镇化与区域发展质量相互支撑的问题。我国的城镇化存在“大城市病”、“伪城市化”、“半城市化”等诸多过度发展与失衡问题,区域与城市协调发展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在城︼︽︾镇化形态上,一线城市城镇化过度发展,中小城市发展不足,城镇发展规模和层次也与区域发展不能互相支持。尽管城市规模在扩大,但中心城区、≈中心镇辐射带动能力较弱,对区域发展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有限,反而深陷各种大城市病和由于城市人口过于集中所凸显出的如房价、就业、交通、治安、贫富分化等社会问题。

  三是城镇化与区域发展结构相协调的问︴题。区∑域协调发展已成为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但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的滞后直接影响了城镇化的质量,长期以来的∮区۞۞域不平衡和城乡二元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而且还形成了城市内部“新二元结构”,农村呈现空洞化趋势,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成本和社会代价。城镇化与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整体布局缺少衔接,区域产业结构布局上易出现盲目性和同质性。承接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是眼下中小城镇工业化的途径之一,很容易重现发达地区城镇化过程中以牺牲环保、资源枯竭、农民土地利益损失为代价的旧发展模式的弊端。

  四是城镇化与区域发展特色相融合的问题。原有城镇化扩张城市、大搞建设过程中,常常忽视了与各区域优势和特点↗相结合,也忽视了人力、文↘化、自然环境、地理优势等本地资源。忽视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城市发展粗放,房地产化倾向严°゜重。城镇规划和建设严重趋同,贪大求洋,不能很好地体现区域特色和优势。

  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协调发展的新要求

  应基于国际国内环境发生的深刻变化,着眼于科学发展的大格局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做好顶层设计,总体规划,发挥城镇化不可替代的融合和引领作用,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建立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

  以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发展战略与现代化战略衔接。从现代化建设的全局出发,着眼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站在保障国家安全的高度,统筹研究和┘实施城镇化战略。城镇化布局既要遵循经济规律,也要考虑国家安全。城镇╳化结合区域发展和国际形势统筹布局,综合考虑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和区域空间均衡的要求,适时研究调整优化行政〤区划,促进要素流动和功能整合,建立以新型城镇化为核心的区域规划,推动跨省或地区的↕区域合作,提升东部城镇化质量,通过推动中西部地区城镇化加快发展,带动卐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

  以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协调有序发展。将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主体功能区战略相结合,继续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优化城市布局、增强城市功能。既要实现“人的城镇化”,又要在县域、小城镇、重点区域实施差异化发展。要按照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协同推进的路径,以“提质加速、城乡一体”为目标,逐▀步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щ主体形态并发挥其核心和辐射力,把加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建设作为重点,促进不同区域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形成有序分工≒、优势互补的空间布局。

  以新型城镇化引领ⓔ区域均衡、持续发展。要按照区域环境承载力和绿色集约原则确定城镇化发展的蓝图,∪保持城镇化与经济、社会和生态系统的平衡与协调,积极Ч打造城市地域文化特色Ⅲ,打造城市形象和品牌。城镇化要与区域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相结合,实现产业在城乡间、不同区域间〩合理布局,准确结合区域特点,构建具有区域竞争力和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在城镇化过程当中,消除城乡和城市内部的二元结构,解决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问题,加快改变公共服务“城高乡低”的状况,促进公共服务的城ō乡均等和城乡融合,实现区域城乡一体化和均衡发展的重要转变。